柒槿

我是一个喜欢千凯千的渣写手。
红往墙头草,哪甜往哪倒。

难扰清欢[cp洁癖慎入慎入慎入!!!]

占双tag致歉,不好意思,仅此一次

  

  

  

旧文整成一篇重发了,4000+吧总共

 

 

双cp哦,慎入!!!!!!!  

 

王俊凯×易烊千玺(红尘)  

    

 

林惊羽×小七(往昔)

    

 

#没错我就是墙头草  

  

  

#改编自手游《食之契约》副本“春临浮世,难扰清欢”  

   

 

#文中名称借蛋糕名“醉卧忘忧境”  

  

 

 

 

 

 

这里传送门→<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http://qijin759.lofter.com/post/1f4b9935_1293f80f" >槿儿的传送门</a> 

 

 

   

 

*不要上升,如果觉得我侵权麻烦告诉我,我立马删蟹蟹  

 

 

   

 

 

 

——————————————

BGM:A Rainy Morning

 

01

 

 

时光又倒流回许多年前,那时忘忧舍还没有建起,这里的天气刚入春季,时常飘雨,空气总潮湿的让人觉得有些粘腻。

 

 

 

 

    ——春——

——苏生第一日——

 

 

 

“雨季吗……”眉心一点朱砂痣的青年喃喃着“总在亭子里避雨也不是长久之计,是时候找一处固定住所了。……二十,你觉得呢?”

 

 

 

亭内无人回答,娇小的猫儿在他脚下绕了两圈,舔舔他的手背,小小的喵了一声。

 

 

“好久不见。”

 

 

  

清越的声音在亭中响起,易烊千玺像是早知晓对方会来一样,并不惊讶。

 

   

 

“此次游历可有收获?”

 

 

 

“些许。”依旧是简赅的回答。

 

 

 

“这大陆也快被你转个遍,想来,已难有新发现了吧。”

 

 

 

“世事难料……回到原处,或许能有所得。”

 

 

“惊羽……知音难寻啊。”

   

  

 

 

随着两人的交谈,天空渐渐放晴,暖阳露出了半脸,四周变得明亮起来。

 

 

 

“再过几日,便是桃花的花期了。”易烊千玺眼底晕上浅浅的笑意。“如果在桃林内建一座房子,每年等待桃花盛开,也是妙事。”

 

 

 

林惊羽的表情却变得有些复杂

 

 

 

“当年那贫瘠的土壤,能变成如今这副春意盎然的模样。这么些年,你……”

 

 

 

“惊羽。”易烊千玺打断他的话,“我不过是闲来无事,养养花草。”

 

 

 

“也罢。苦乐自知,你且随心吧。”

 

 

 

——夜晚,桃林内——

 

“含苞待放了呢,呵呵,真是期待几天后盛开的模样。……二十,你说,这桃林如此之大,屋子建在何处才最相得益彰呢?……二十?”易烊千玺独自缓缓地在林间踱着步子。

 

 

 

原本一直跟在易烊千玺身边的二十,此时却离开了他的身侧,跑向前方不远处的一株桃树。

 

   

 

“怎么了?”多半是忘了二十不会说话,易烊千玺问道。

 

 

   

易烊千玺走过去后发现,那桃树底下躺着一个全身穿着灰色衣服的年轻男子。男子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能隐约可见外露的血肉。

 

 

 

“这是……这可不是小伤。若发现的再晚一些,或许就不行了。看来注定你的命还不该绝于此。”

 

 

 

 

——苏生第二日——

 

“我已尽力,能否醒过来,全看他自己的意愿了。”林惊羽从黑衣男子身前站起。

 

 

 

易烊千玺点头谢过,“有惊羽你来医治,我想无需忧心,他定能安然痊愈。只是他为何现在一直高烧不退?”

 

 

 

“伤口处的邪气已经入侵了他体内,我虽已用内功稳住了他的心神,但在他体内残留的邪气需几日才可完全逼出。”林惊羽顿了顿,“在此期间内会一直高烧不断,待全部褪去后,便可完全清醒过来。”

 

 

 

“这次劳烦你了。”

 

 

 

“举手之劳。”

 

 

 

此时昏睡中的黑衣男子发出痛苦的呜咽声,易烊千玺走回亭子内,将他额头上湿凉的毛巾换了一面。

 

 

“惊羽你去休息片刻吧,我来照顾他。”

 

 

 

“好。”

 

 

为了治疗黑衣男子而一夜未眠的林惊羽,此时却不选择休息,而是拿出了竹笛。

 

 

 

春风带悠扬的笛声飘向了远处,近处的易烊千玺也因这笛声而觉得一夜未眠的疲惫感减轻了不少。

 

 

 

时间静静流淌,突然一阵水声使得笛声戛然而止。

 

 

 

“……”林惊羽似乎早已感知到了,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

 

 

 

只见亭子旁的湖面上,一个生的俊俏的少年露出半身,带着怯生的表情凝望着亭边。

 

 

 

林惊羽敛了眸子,说道“既然来了,离得近些听,岂不更好?”

 

 

 

少年犹豫了片刻后,俯身潜入了水中,以极敏捷的速度游到了岸边。 

 

 

 

“……没想到……真的有……”易烊千玺有些惊愕。

 

 

 

来到岸边的少年并不言语,林惊羽也不再多言,笛声重新想起,比之前的曲调更为轻柔,如沐清风。

 

 

一旁的易烊千玺用手撑着脑袋,坐在黑衣男子的身边,不知何时昏睡了过去。

 

 

 

一曲完后,林惊羽发现少年引来细小的水流,在面前干燥的大块石头上写下话语。

  

 

 

“(小生名为屈灵均,天狐族,你可以叫我小七。)”

 

 

 

“林惊羽。”停了一下“你唤我惊羽便可。”

 

 

 

“(惊羽……我以后能常常来此处听你的笛声么?)”

  

 

 

“你若喜欢,常来便是。”

 

 

 

少年笑出浅浅的梨涡,九尾在水中顺着清波晃啊晃。

 

 

 

——苏生第九日——

 

 

湖边

 

 

 

从那天之后,小七都会在清晨时分来到湖边,听林惊羽的笛声,品一杯林惊羽亲手泡的茶后,在临近傍晚时分再独自离开。

 

 

 

两人少有交流,多是一人吹笛,一人聆听的状态,易烊千玺为了照顾黑衣男子也常常会留在亭子内,几天下来,已与小七熟络起来。

 

  

 

“(惊羽……)”

 

 

 

此时的易烊千玺已为了黑衣男子进山采药了,所以今天的湖边只有林惊羽和小七两人,少见的,小七在林惊羽的曲子的间隙里,弄出水声打断了笛声。

 

 

 

“何事?”

 

 

 

“(你可有过……想要丢弃心爱之物的时候?)”

 

 

 

林惊羽放下唇边的笛子,没有做声。

 

 

“(抱歉……是我唐突了。)” 

 

 

“小七,你可是指你的声音?”

 

 

 

“(不……我的嗓子是因为受损了,无可奈何下……)”

 

 

林惊羽蓦地打断

 

 

 

“小七,无需担忧。” 

 

 

 

“(惊羽?)”

 

 

 

“该是你的,便一定会回来。”

 

 

 

言毕,笛声再次响起,专注于竹笛的林惊羽并没有看到小七脸上黯然的表情。

 

 

 

——夜晚——

 

 

亭子边

 

 

 

今天,已是易烊千玺照顾黑衣男子的第四天,夜深后,原本一直高烧不退的他,此时体温已经降了下来。

 

 

 

 林惊羽抬手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道

 

 

 

“看来离清醒的日子不远了。”

 

 

 

易烊千玺听了长出一口气

 

 

 

“这可是好消息,终于可以不用常常上山采药材了。话说,惊羽?”

 

 

 

“何事?”

 

 

 

“小七的声带受损情况严重吗?我听闻是因为药物的关系受到的损伤。你可有把握治好?我曾听闻,声带的损伤如果严重的话,很可能会是不可逆的。” 

 

 

 

“我已在每日为他沏的茶水中添加了药材,不出三日,定能痊愈。”

 

 

 

“哈哈,看样子,是我担忧过多了。”

 

    

 

 

——苏生第十一日——

 

 

湖边



 

 

小七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饮下林惊羽每日准备好的茶水已是第五天。

 

 

 

一边擦拭着笛子,林惊羽一边有意无意地问

 

 

 

 

“今天嗓子感觉如何了?”

 

 

 

少年趴在水边,引了水流写下

 

 

 

“(仍不见好转。)”

 

 

 

“小七。”

 

 

 

“(怎么了?)”

 

 

 

“你每日饮下的茶水中,有我额外添加的药材。你的声带受损并不十分严重,按理说,今日应当早已痊愈才是。”

 

 

 

“(惊羽……你……)”

 

 

 

“你从未开口要求让我治好你的嗓子。因此可能是我多事了。”林惊羽多少年没变脸色的脸上,竟难得生出几分黯然。

 

 

 

“(不是的,惊羽……)”

 

 

 

“现如今你已痊愈,我也无法再给你任何帮助了。小七,你的心结,需你自行解开才可。”

 

 

 

言毕,林惊羽离开了湖边,留下来面露焦急的小七。

 

 

 

 

——夜晚——

 

 

亭子边

 

   

 

 

易烊千玺看着仍旧昏迷不醒的人,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惊羽上次说他很快便会清醒,可如今又过去了两天,为何他还是昏迷不起?” 

 

 

说罢摸了一把猫儿的脑袋“二十,你说他是不是故意装睡,为了让我多进几次山里?”

 

 

 

湖水哗啦一声响,小七从里面探出头来

 

 

 

“这位先生都不曾认识你,又怎会捉弄你呢?”

 

 

 

 

“!”易烊千玺一惊,转过身,发觉是小七,表情这才正常了几分“原来是你。一瞬间,我还以为二十会说话了。果然不出惊羽所料,不出三日,你的嗓子定能痊愈。只是,你怎会深夜还停留在这里?”

 

 

 

“一言难尽……”

 

 

 

月色下,消沉的小七将白天与林惊羽之间发生的事情告知了易烊千玺。

 

 

 

“我从未想过要治好自己的嗓子……一直想着,失去了便失去吧。所以发现自己又能开口说话了的时候,比起欣喜,更多的,是惶恐。不知不觉,就刻意隐瞒了。”

 

 

 

那双原本似星空一般的眸子,此刻显得有些黯淡。

 

 

“只是枉费了惊羽一片好意,此后我可能再听不到那笛声了……”

 

 

 

易烊千玺打断了他的话

  

 

 

“小七,如果你自己不去尝试着做些什么的话,那什么事都不会改变的。”

 

 

 

“什么……意思?”

 

 

 

“你们的缘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笛声……可是,我的歌声……”

 

 

 

“小七。你我都并非常人。”

 

 

 

夜色下,原本消沉的小七似是突然明白了什么,闭上了眼睛,随即,低低的苏音透过风,在湖边响起。

 

 

半晌,不知从何处传来笛声,似乎在给歌声伴奏。

 

 

 

原本闭目着的小七猛地睁开双眼,泪水盈满了眼眶。

 

 

 

易烊千玺在一旁低低的笑了一下,喃喃道“这下惊羽也算是如愿以偿了。”

 

 

——苏生第十二日——

 

 

亭子边

 

 

失声的小七打开了心扉,终于重新获得了声音。另一边,一直昏迷不醒的黑衣男子终于苏醒了。

 

 

 

“他醒了!”小七有些小激凸。(艾玛没忍住)

 

 

 

“我……没死……?”男子刚刚醒来,声音还有些沙哑。

 

 

 

恰好此时易烊千玺熬好了药端了过来“没死,只是差一点而已。”

 

 

 

林惊羽见小七来了,刚好黑衣男子也醒了过来,便从不远处径直来到这里。

 

 

 

“看来无恙了。”

 

 

 

“你们是……这里是……”

 

 

 

男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别急,一样一样来。”

 

 

 

易烊千玺向黑衣男子慢慢的讲述了发现他,医治他的经过,而且在这过程中知道了男子的名字——王俊凯。

 

 

 

“谢谢你们救了我……”

 

  

  

“那你现在清醒了,还记得自己为什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吗?”易烊千玺问道。

 

 

 

“……”王俊凯踟躇了一下,没有开口。

 

 

 

“不想说也无妨。”林惊羽倒是不大在意这些。

 

 

 

“抱歉。”

 

  

 

小七懒懒的伏在岸边,把玩着林惊羽的衣角“没关系啦,你才刚刚清醒,思绪想必还有些混乱。”

  

 

 

易烊千玺站起身,意欲离开“说的也是。你便在此多休息吧,就不打扰你了。我们就在不远处,若有要事,唤一声便可。”

 

 

 

 

——夜晚——

 

 

亭子边

 

 

夜深了,王俊凯独自一人坐在亭子内,不知在思索着何事。小七今日随着林惊羽早早离开了,留下易烊千玺独自面对沉默寡言的王俊凯。

 

 

 

空气莫名有些尴尬,易烊千玺先开了口

 

 

 

“有心事?”

 

 

 

“不……没什么……”

 

 

 

“那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

 

 

 

“有能去的地方吗?”

 

 

 

“没有。”

   

 

 

“既然这样,你要不要考虑留下来?

 

 

 

“虽然这里只有一个亭子,但好在背靠着湖水,前面还有一大片桃林。

 

 

 

“再过几日便是花期,届时在桃林内建一座屋子,作为住处,你看如何?”

 

 

 

“屋子?”

 

 

 

“虽然现在还没有,但总会有的。所以你若无处可去,便留在这里吧。”

 

 

“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帮我到如此地步?”

 

 

“嗯……一定要一个理由是么……”

 

 

王俊凯微微颔首。

 

 

 

“你看,我一直独自留在这里,虽有朋友相伴,但他们也时常出门游历,不在身边。

 

 

 

“而我晴天是就去桃林散步,雨天便在亭里避雨。

 

 

 

“偶尔去一去城里的闹市,许多年下来,也实属无聊了。 

 

 

“我救了你一命,那作为报答,你是不是可以留下来陪陪我呢?”

 

   

——一年后——苏生第二十日——

 

 

 

桃林内

 

 

 

易烊千玺怀抱着二十,抬眼看着一树繁花。

 

 

 

“今年的桃花,也格外灼灼动人呢。”

 

 

 

  桃林内,花期将至,易烊千玺约了林惊羽和小七一同赏花。

 

 

 

 

林惊羽抿了口茶问道

 

 

 

“所以当初王俊凯便不辞而别了吗?”

  

 

 

小七脸上略有歉意

 

 

 

“那时我和惊羽已出门游历,还以为无处可去的他会留下来和你一起……”

 

 

 

易烊千玺神情恍惚,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半晌才回过神来。

 

 

 

“他烦恼了许久之后,似乎还是无法放下心中所想。”

 

 

 

“下次他若是再倒在我这桃林的话,”

 

  

“你们说我还要不要再救这个好了就跑的家伙呢?”

 

 

  

小七蹭过来伏在林惊羽膝上,想了想

   

   

  

“千玺你当初那么费心照顾他,肯定有你自己的原因的。”

 

  

  

“只不过……一时的心血来潮罢了。”

  

  

 

“千玺你别这么说,那时王俊凯身受重伤,也是多亏了你的照料他才……诶?等等!你们看那是什么?”

 

 

 

小七惊讶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只见桃林深处,原本去年还空无一物的空地上,多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庭院。

 

 

 

三人均有些诧异,“这是……”。

 

 

 

走近后发现,庭院的大门处的匾额上,用苍劲的笔力写着庭院的名字。

 

 

 

“忘忧舍?”

 

 

 

“这里原本就有一座庭院的吗?”小七有点懵。

 

 

 

林惊羽皱了皱眉

 

 

 

“不会啊,这里一直是千玺一个人在打理,也远离闹市,不会有生人接近。”

 

 

 

“那为何……”

 

 

 

一直没有发话的易烊千玺在原地怔了许久,突然开口打断了林惊羽和小七

 

 

 

“我知道……是谁了。”

 

 

 

推门进去。

  

 

 

廊间立着墨色的身影。

 

 

 

 

 

 

 

 

 

 

 

 

去年走的匆忙,没喝上你的桃花醉。

  

 

 

今年不请我喝两盅吗?

 

 

 

易烊……千玺。

  

 

 

  

—END

 

长久以来,承蒙厚爱。

 

 

 

 

 

 

 

 

 

亲爱的你成年啦

十七岁的易烊千玺啊

我最最最爱的小王子

祝你生日快乐

希望我的执念足够强大

能保你平安顺遂前程似锦

再见,你好


说一下吧还是

怎么说呢。。。

其实生贺文确确实实已经写了一半,但是上学确实是不敢熬夜码字。。。

熟悉我的都知道我一般发出来一篇都是两点多快三点了

我这个人不喜欢存改,一次性写过去写完立马就发了

很可悲的是我只有凌晨才有灵感

所以1128那天就先不发啦,大家安安心心看大佬们的情书

而我因为要上学还有晚自习可能连看的时间都没有😭

所以,周末等我吧

迟两天说爱也还来得及对吧

对不起,谢谢


整个圈子都在锁文。。。

方了

不知所措

虽然我写的从来清水不那什么

但是先锁了吧dbq

顺便问一下上邪和难扰清欢是不是也得🔒一下。。。。

骚瑞


各位太太麻烦look一下。。。

可乐:

请各位小天使保护好自己保护好我方两宝,以及我把合集全部删除,有转发的小天使记得删除,保证给你们以后做个更多的!!!

南鸟易北: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但是就算没有超过,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

不晓得几个人能看到
今天在去学校的路上想到一个把我自己有点虐到的梗
但是这周末要写完目前码了一半的一篇甜
所以下周末应该就可以开始写了吧
写作业了大家加油

哇咔咔
运气爆棚赶上胡老师直播233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
太太掰掰 @胡某某

【寻找锦鲤】

愿最近运气够好,感谢!

森疼:

高亮❣️ 这是一条抽奖LO❣️




各位姑娘晚上好,筹备了近一周的“434锦鲤活动”今日起终于要正式启动了,在这条LO里,你将获得抽奖方式及产出者的名单。



“434锦鲤活动”为千凯千圈以产出为目的、以产出者为核心、为读者送福利的活动。在这次活动里,我们会抽取一条锦鲤,将参加本次活动的所有产出者的产出送给她——三千宠爱,于锦鲤一身。




参加本次活动的产出者共44人,详情可见海报。




抽奖方式:转发或点赞或推荐本条抽奖lo,11.11号晚我们将利用随机数字选择器敲定一个数字,再选定热度楼层里相对应的数字楼,在数楼层过程中意外情况不管(比如数的时候有人取消热度),数到谁就是谁,当然,我们会去除僵尸号与非434情况。




抽奖条件:本次锦鲤活动并没有强调各产出者的属性,所以请CP洁癖者谨慎参与抽奖。参加活动的产出者属性不同,风格也不同,但都怀着祝福的心在为未知的幸运儿产出。除CP属性问题之外,44位产出者中一定有大家喜欢或不喜欢的产出者,同样请各位斟酌再斟酌。



本次活动为公开性质,你可以偏向某属性,也可以不喜欢产出者中的某个人,但一旦参与抽奖,请一定尊重所有产出者为你的产出,请一定一定为自己的行动负责任。后期抽出的锦鲤一旦出现“我不喜欢这个人我不想要她的产出”这种情况,立即取消锦鲤资格。




奖品方式:因考虑各产出者产出需要时间,本次赠予锦鲤的文、视频、画大部分均为产出者的自由产出,即只有少数几位写手接受锦鲤点梗(具体名单11.11号锦鲤抽出之后与锦鲤私聊。)




赠予方式:11.11号锦鲤抽出之后,自由产出的产出者会在之后的一个星期内在LOF发布各自的产出。接受点梗的写手在后一个星期内取得锦鲤的点梗并进行产出及发布。
总之,锦鲤只需要在获奖之后的一个星期内多上lof收获快乐即可。




再次强调:本次活动虽然由我组织,但活动为整个千凯千圈的客观活动,参与活动的每一个产出者在本次活动中均为组织者的维护对象,且部分产出者过去为月更年更甚至已退圈,本次也是排除困难才参与活动。请大家尊重产出,切勿比较






“434锦鲤活动”在想法初始就获得了大家的支持与帮助,感谢愿意参加本次活动的产出者,感谢出谋划策一直支持的读者。遗憾于有一些产出者或因时间或因事宜无法参加本次活动,请大家理解。



感谢 @颜盏新月 制作的海报,感谢赵小北、Scar七、霍七小左对于海报前期制作的帮助。


感谢因我忙不过来四处替我搜罗产出者的ONCE。


特别感谢小鱼宝赠送的同人本。




手动抄送给各位产出者。 @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半杯柠檬  @北冥  @被偷走的猫 @草莓奶盖儿🍓  @此木有隻烊  @翻车梨  @好好  @霍七小左  @焦糖布丁  @Kristy  @烈酒洗剑   @凉陌 @老唐牌铁锤子  @老祖奶  @Lolipop  @抹茶  @拈花不笑  @南南的牛奶  @七软关山  @七索七索  @千欤  @七盏  @却杉  @Scar七  @山昏  @上杉明贤  @神仙哥哥  @家有美池  @ONCE  @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舔虎牙  @甜甜甜八  @偷走你的猫.  @五孔桥  @寻江江江江  @小鱼宝  @浴霸太热  @泱鬼  @Yuu_JngChen  @赵小北@B站WH旅行铺子 @之于   @纯粹









至于评论里还有没有惊喜,我也跟着等等吧。



行动起来吧各位朋友,相信你,就是那个锦鲤❣️



好吧好吧
这个人 @Scar七 ,我是他。。姑娘,然后叫他哥哥。
叫他们家那位 @木槿. 叔……叔
好吧好吧哥哥开心就行👌